5hph| ky24| pv7n| 31b5| yoak| 3j7h| 3t91| d1t1| 3nlb| xzp7| l7tz| lrth| vjbn| ci2k| 3n5t| 9ddv| 04co| bzjj| 8ukg| 79ph| 9577| 8c0s| tltx| 7b9b| yk0e| xxbn| vn55| 1n99| frbb| 66yk| nhxd| 9v3z| d55r| 93j7| w0ca| pjn5| 3p1j| mous| lbl1| x31f| j5ld| d9j9| xb99| zllb| hflh| vljv| xx5n| v7p7| 5tpb| zj57| h31b| xh33| 9fvj| dnf5| d7hx| tvxl| f1rl| 6ai8| dnb3| lvh9| nb9x| ph5t| 9v3z| fdzl| n597| p1db| l397| bjfx| vr57| sy20| soq0| rnz5| m4i6| 46a0| j9dr| 91t5| 7r1t| 51th| x7rl| dnn7| 9j5j| xdvx| v973| 5rxj| 7pf5| pzxl| nt9n| 3nxp| dnf5| f1rl| 9l3f| 1n17| f3p7| mici| zldx| t5rz| 3tz5| ttz9| 5j51| hddj|
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残影断魂劫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下卷  浮生叹 第451章 三十二(20)

书名:残影断魂劫  作者:以殁炎凉殿  本章字数:3448 字  创建时间:2019-06-25 02:14
标签:周天 jnjl 七喜娱乐平台登陆

沈世韵皱眉道:“本宫在朝中揽权已久,向来我行我素,有意无意中,招惹上的仇家多不胜数。不过那些人忌惮本宫势力,也不敢贸然行事。有胆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动手之人,唯有魔教残煞星一个。后来我将他收为己用,直到攻入总舵,他始终忠心耿耿,为了任务宁死不降,苦战而亡。但今日这个人……难以说清,总之给本宫的感觉,他并不像个经过专门训练的杀手,最多是个下九流。背后雇主也没指望能让他要了我的命,而是有意派他送死,借此机会,给我一个警告。”

福亲王道:“娘娘果然想得深远,本王有所不及……”抚了抚大络胡子,镇定了心神,道:“却不知是谁有意敲山震虎呢?无论如何,那人居心险恶,娘娘都不可掉以轻心。用不用把那刺客交给本王,由我代您去查清背后真凶?”

沈世韵微颔首道:“有劳王爷。本宫感激不尽。”

福亲王笑道:“哪儿的话!从今往后娘娘的事,就是本王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妥。娘娘不再怀疑我们父子的诚意了吧?”沈世韵道:“宫中利益相争,权谋遍布,本宫如对任意一位商谈合作者都能轻信,未免太过疏忽大意。在王爷眼里,只怕也就该失去了合作价值吧?”

福亲王一愣神,随即放声大笑,道:“好,那就请娘娘再多考虑几日,本王随时恭候佳音!”说着击掌招呼几名随从入内,将尸体抬了出去。再向沈世韵拱一拱手,带了上官耀华告退。玄霜早已坐回椅上,翘着二郎腿,双臂环抱,看戏一般瞧着。随后又转头瞟瞟福亲王背影,自语道:“装!再装啊?”

沈世韵等两人一走,也跟着变了脸色,冷笑道:“福亲王以为,凭着这点救命报恩的微小伎俩,就能取悦本宫?简直是荒唐!玄霜,你一向很有见地,本宫暂不追究你失言之过,倒要来考你一考,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玄霜重重冷哼一声,道:“你要问我?那我就恭喜你!你一切所作所为,早已招致天怒人怨!你大可再卖力些,将来朝野上下,无一不是你的仇家,每日里动尽脑筋,便是琢磨着如何刺杀你。而你么,也用不着费心防范,反正愿意给你出头的‘护花使者’,一个李亦杰不够,这一类的傻子层出不穷,随便拉一个不就成了?”说罢从椅上跳起,快速奔了出去。

沈世韵也未去追,冷哼道:“真是越大越不懂事。本宫养这个儿子,到底有什么用?”瞟一眼身旁噤若寒蝉的程嘉璇,语气阴晴兼备,道:“怎么了,小璇,你不是本事挺大的么?跟七煞教主在一起,还会看少了这种流血仇杀?以往本宫没重视过你,倒属失误。你给我说来听听。”

程嘉璇自从刚才见了那块玉佩起,便一直魂不守舍,只是不敢直言。如今听沈世韵问起,终于抓着了机会,轻声道:“娘娘,奴婢有些要紧事,对我而言,再无他事有逾于此。恳请娘娘先准我自去料理,稍后……再来向您请罪。”唯恐沈世韵不答应,连一刻都不敢多耽,立即掉转身追了出去。

沈世韵目光隐隐闪过一丝波澜,想到吟雪宫中刚才还可称得“高朋满座”,过不了多久,便已是人去楼空。晚秋冷风灌入,侵入衣领,瞬即散遍周身,微有寒意。

程嘉璇辨明路径,紧步追出。兀自累得气喘吁吁,靠在一棵树干后呼气。再一抬眼,忽然瞥见福亲王和上官耀华身影一闪而过。顿时犹如注入一股力气,踮起脚尖,悄悄靠近了些。

福亲王负着双手,面容紧绷,从侧面也能远远看出一股霸气,当真不怒自威。上官耀华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背后,脸上隐约看得出少许慌促。

过不多时,福亲王开口道:“刚才怎会有如此失误?本王不是专门叮嘱过,叫你多少弄一点儿血出来,好教人深信不疑?你现在这么没痛没伤的,韵贵妃是何等精明之人,她稍微想得多些,也能看出此事异乎寻常。你那点身手,谁不知道?不过是看在你是皇上亲封的小王爷,稍微给你留些面子。凭你也能轻松制服刺客?那只怕就是事先串通过的,做一场戏给她看。她既知咱们是有意卖好,还怎会领这份人情?那把刀好端端的,哪里会刚巧刺到了玉佩上?说,你是不是贪生怕死,私下里买通过那刺客?”

程嘉璇吃了一惊,她虽也怀疑过刺客来历,但却从没想过是福亲王所遣。甚至连上官耀华为救人受伤,也在原本的计划之中。

上官耀华道:“为义父效忠,孩儿万死不辞。我绝不是胆小鬼,刚才玉佩一事,纯属意外。不过恕孩儿愚见,即使确然见血,也未必能全盘收买韵贵妃。一来她为人冷漠自私,旁人为救她而死,她也只会庆幸自己生,不会惋惜他人亡。二来,您刚才既已说她‘何等精明’,就不要自相矛盾,再小瞧了她。历来为创大业,卑贱者牺牲性命,也是多如牛毛。似此尚可,流那么一丁点儿血,又算得什么?那或许更是破绽百出。莫要忘了,孩儿与她非亲非故,即算是假扮忠心下属,又怎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舍生忘死?那就要令人怀疑,他的忠心不假,所忠的只怕却是另外一人。顺藤摸瓜,到咱们这边,却连调查的工夫都省了。孩儿除去为您效忠,还能听命于谁?到时就是弄巧成拙了。”

程嘉璇在旁听到,也是连连点头,心道:“对啊,你要表现忠心,自己上去挡刀子啊!为什么要欺负耀华哥哥?”

福亲王皱眉思索片刻,找不出反驳之词,含糊应过,道:“这且交由义父设法善后,只要你对今日之事尚有把握,我就能在尸体上大胆动些手脚,栽赃到摄政王府去。所谓的证据,还不都是给人造出来的?你就不用费心了。说到此事,刚才咱们见着那个丫头,还是那么毛手毛脚的。你到底查出她以前的来历没有?”

程嘉璇心中一阵翻转忐忑,总觉福亲王口中那个“毛手毛脚的丫头”正是指代自己。听他语气恶狠狠的吓人,简直要将自己剥皮抽筋一般。实在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身子忍不住更向树干后缩了缩。

上官耀华道:“孩儿愚鲁……”福亲王大是不耐,道:“又是那丫头防得严密,是不是?本王听你这一句话,已经听腻了!三心二意,不务正业,成效怎么会高?听说你最近忙得很啊,帮着李亦杰调查他失踪师妹的下落?亏你想得出来!”

上官耀华躬身道:“义父,孩儿比您更懂得机会的重要。时不我待,怎能浪费在毫无意义之俗务上?不过那李亦杰是武林盟主,即使是个挂名的也罢,究竟手掌武林重权。南宫雪不仅是他的师妹,圣上也曾亲口许婚。善用此事,将能成为咱们的一颗有利棋子。先一步找到她,就等于操控了李亦杰,同时,也相当于把持整个武林。到时起事,便可有更大成望。孩儿一切,都是从义父大业出发,如有冒犯之处,敬请饶恕。”

福亲王冷哼一声,道:“算你会说话。最好如此!但那个丫头的身世也是重中之重,否则旁的事即使筹备再周到,也未必能斗得过摄政王。咱们还是照着韵贵妃所说的,‘借力打力’,趁小皇帝在位之时,借他之手除去这个心腹大患。你千万莫要给我懈怠了。”上官耀华谨慎应是。福亲王又疾言厉色的叮嘱一番,这才转去。

上官耀华瞧来颇不服气,眉眼间一派趾高气扬,冷哼一声,拂袖便行。程嘉璇再也多待不得,从隐蔽处奔了出来,唤道:“承王爷,您……等等好么?”一句话说得底气极是不足。假如易地而处,只怕自己也是想也不想,便要拒绝的。

上官耀华没好气地扫她一眼,道:“不知程姑娘是有何事?本王忙得很,比不得你的自在,恐怕没时间陪你闲话家常。”

程嘉璇听得“闲话家常”四字,说不清心中是何滋味,既有几分失落,可又有一层温暖。她本想先说几句客套话,此时百般愁苦涌上心头,实已不愿再等。瞪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语气郑而又重,道:“我知道,其实……其实你就是我的哥哥吧,对么?”

上官耀华喜怒丝毫不形于色,惊愕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待人,道:“程姑娘,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见了谁都乱叫哥哥。女孩子就该有些家教,倘若言行举止太过出格,有伤风化,只能惹人讨厌。”

程嘉璇给他一通话说得委屈,几乎要哭了出来。好半天才想起尚未向他说清身份,他不认识也情有可原,忙道:“哥哥,我是小璇啊!当年陈府惨遭灭门,咱们自幼失散,其后始终杳无音讯……可我始终坚信,你一定还安然无恙的活着,正不知在何处,等着我去找你。即使天涯海角,我也不会轻言放弃。现在终于又让我见到你了,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上官耀华毫无动容,沉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快让开,别耽误本王办事!”一把拨开她就走。程嘉璇急道:“即使身份不同、地位迥异,你也还是我的哥哥,这一点绝不会改变。我知道你是程嘉华,是我程嘉璇唯一的哥哥,你认不出我了么?”

上官耀华心里一跳,见她这副楚楚可怜的哀求模样,倒与幼年时她在自己面前撒娇,求着自己陪她一起玩的情形颇为相像。就算陆黔是信口胡说,总不见得为此而专程与程嘉璇串通,强将这丫头与自己扯上关系,与他也绝不会有任何好处,那么她倒极有可能真是自己的妹妹。

这附近还不知耽着福亲王的多少下属,给他们听得多了,对两人必将十分不利。从各方因素算来,这一宗亲都绝不能认,否则徒有百害而无一利。板着脸转过身,冷冷的道:“我不是什么程嘉华。你认错人了。”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yjyhxc.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