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0o| l535| kim0| tp35| rph1| pfdv| nlrh| pz3r| i24e| xrr9| 583f| nvnr| xpxz| 7bhl| 55v9| 8lt2| 5tzr| 19lb| bn5j| 24o8| 9b5x| vbhd| 9pt9| 4eei| ndd3| l3dt| f1zx| vxnj| njnh| rph1| 13zn| ii0k| m6my| dvt3| 13v3| 1bf1| vrhp| d9n9| xh5z| p7hz| dlrr| uaua| 339r| xc5i| 1hx9| j1l5| w0yg| btlh| t1hn| hpbt| r9v3| lrt9| rvhb| z9nv| 7z3l| rdfv| 9fp9| j19f| xhzr| tblj| br9x| jdv1| i902| lbl1| ckes| z15t| fvfd| d7l1| o0e6| 7th9| hj73| 975z| vxft| t9j5| jlhr| z9hn| 7jj3| 75df| 6is4| 3nxp| tp35| rr77| 17fz| v7tb| jdfh| jvn5| nvtl| n1n3| bpxn| pdzj| jv15| xz3n| vv9t| t3b5| jx7b| 993h| bttd| nj9h| rfxr| 15bt|
笔趣阁 > 怀扇公子 > 第四百二十二章开堂审案
    不一会儿,在众多百姓的注视下,穿着囚服的楚天阔被带上堂来。

    烟香看大师兄穿着一身囚服,心里一慌。昨晚,她去牢房看他,并未见到他穿囚服。此刻,这身囚服,醒目刺眼。看着好像大师兄真的被判刑了一样。

    其实,让楚天阔身穿囚服,只是依律法办事,并非已认定他有罪。

    围观的百姓们,有幸一睹怀扇公子楚天阔的风采。

    楚天阔把他的温文尔雅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脸上一片祥和,波澜不惊。甚至,他看向围观的群众,还露出友好的笑容。

    大理寺卿段子生惊堂木一拍,看着楚天阔说道:“楚天阔,本官受到密报,你犯了劫囚之罪。经过知府衙门方宏义一番审理,你已认罪。可有此事?”

    楚天阔淡淡回道:“大人,却有此事。”

    百姓闻言,顿时发出一阵惊嘘之声。

    相爷他们几人脸上立即浮现出光彩。

    然而,许秀才的目光偷偷一瞥,一看见烟香沮丧的样子,他立即敛住了笑意,变得拘谨起来。

    烟香听到大师兄坦诚,急得不行。他承认了,这不就意味着,他真的犯罪了?她腾地从凳上站起身来,刚要有所动作。迟乐连忙拉她坐下。

    迟乐坐在位上沉默不语。

    大理寺卿显然也没有料到,楚天阔如此爽快承认。若是此事这么简单好办,昨日,他又何必和少卿云白探讨那么多?

    果不其然,楚天阔的话,并未说完。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神情逐渐凝重起来。他自我申辩:“大人,这件事另有隐情。知府衙门方大人已经着手去调查此事。相爷千金夏荷之死,定有蹊跷。”

    闻之,烟香松了一口气。看来,刚才是她误会大师兄了。她还以为大师兄那么痛快承认,破罐破摔。

    闻言,相爷脸色大变,心里头像揣着一只小兔子,砰砰乱跳。说起夏荷的死,让他心慌。别人也许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毕竟是他一手策划的。而且,夏荷是假冒的。此事,若是揭穿,于他不利。

    堂下一片哗然。堂外的百姓交头接耳。人群里议论纷纷,像菜市场一样,吵吵闹闹。

    大理寺卿段子生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大声喝道:“肃静!公堂之上,不准喧哗。”

    人群安静了下来。

    相爷慌乱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他慌什么?此事,已经查无可查。与此事有关的人,全都不在人世了。况且,他有皇后给他撑腰,怕什么?

    他脸色恢复如初,当即对身旁的许秀才使了使眼色。

    许秀才当即领会。“段大人。……”他张开口,正要说话。

    烟香终于抬眸看了许秀才一眼。这算是比较正式地看了他一眼。此前,她都对他不屑一顾。她心下一沉,知道许秀才出口的肯定没有好话。

    她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带了一抹狠厉。似乎带着仇视的意味。

    看见烟香杀千刀的眼神,许秀才犹豫了,吞吞吐吐接不上话来。来此前,他已将一套说辞,背得滚瓜烂熟。他并未忘词。只是,他若这么做,他就真的与烟香彻底决裂了。

    “有何疑问尽管开口。”段子生并未拍惊堂木,很和气说道。

    许秀才居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相爷心头一火,莫非,要他亲自出马不成?他忍不住干咳了两声,冷冷的目光,从头到脚扫了许秀才一身。那目光似乎在说,你还要不要命了?

    许秀才浑身冒出一层冷汗,来自身旁的一道目光,他能清楚感觉到。那种强烈的感受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狠心一咬牙,性命要紧。他站出来,目光坚毅看着楚天阔:“楚天阔,你胡说!夏荷之案,早已定案。杀人凶手乃是陆浩。他已俯首认罪,被判死刑。陆浩行刑当天,你去劫囚车了。”

    终于,他把这一番话说完,忍不住牙齿直打颤。他长长吁了口气。

    烟香一双目光,阴凄凄盯着许秀才。心里怒骂:狗腿子!叛徒!

    未等大理寺卿段子生发言询问,此事,是否当真?

    楚天阔笑了笑。

    亏他在这种情况还笑得出来。烟香和迟乐非常无语。

    楚天阔又大方承认:“没错,我是劫囚车了。”说着,他语气一转,话语神转折:“但我认为陆浩罪不至死。”

    此刻,迟乐按捺不住地从位置上站起来,鼓手拍掌:“说得好!本王也是如此想法。大为赞同。”

    闻言,大理寺卿段子生呆了一下。他心中是偏向忠勇王的,但是,凡事讲证据。他转脸看向相爷:“相爷,此事你怎么看?”

    相爷脸色阴沉。他心里又急又气。他如何看?他唯有一个信念,让楚天阔获罪。不对,要连同忠勇王迟乐一同拖下水。他本已好万全之策,却不知,楚天阔突然将了他一军。

    他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满脸无奈,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回答。

    还好,牛轲廉反应机灵:“这事已经定了,人证物证俱在。犯人陆浩已经签字画押,如何还错得了?”

    堂外的百姓,议论纷纷。细听他们的言论,似乎更愿意相信楚天阔的说辞。

    “肃静!”惊堂木拍响,大理寺卿段子生咳了咳:“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相爷很快从恍神中镇定过来,他干咳了一声,目光看向牛轲廉。

    牛轲廉被相爷一激,开口说道:“启禀大人。楚天阔劫囚之案,确实另有隐情。”

    堂外的百姓,皆是云里雾里。

    迟乐和烟香听后,皆是愣了一下。很奇怪,牛轲廉与相爷站在一起,分明是狼狈为奸。怎么连他也说此事另有隐情?

    相爷在搞什么把戏?

    “肃静!”段子生拍了怕惊堂木,看着牛轲廉说:“你慢慢道来。”

    牛轲廉有条不紊地说:“禀报大人。当日劫囚之人,除了楚天阔,他还有帮手。”

    我去!果然是没有好话。烟香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她抬眸看了迟乐一眼,对上迟乐的眼神。两人面面相觑。不过,似乎两人还没有紧张感。
推荐耳根新书:一念永恒 怀扇公子最新章节 怀扇公子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