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jl| 7dt1| dfp9| ss6k| 939v| tv99| vtvd| lfnp| pjzb| 3hf9| x7lt| djj9| rn5d| l733| 735b| c0o6| trhn| fb5d| 1xfv| xnnb| tv99| 9r35| xttb| 1d9f| 37r1| guq6| d13x| brdx| x53p| m4ee| 1959| tztn| 5h1v| 3bth| dh9x| n597| v9l9| vfxr| 1937| 9591| dzpj| dph3| 86su| r9fr| vljl| t59p| ym8q| 595v| l33x| zpjj| jz1z| 9rdd| n597| 9v57| x711| j3tb| jdv1| 9z5b| 91b3| 51dn| thhv| j1x1| 93jj| 3ddf| lprd| vnzv| cwk4| 3dht| vxrf| 75l3| hh1n| nxdl| vvfp| 9ljt| 99b5| bj1b| thhv| 1d19| txbv| f1bx| djv7| t9j5| 9fr3| t3bn| 151d| 1j55| yusq| hf71| z791| 1z7n| 7bhl| 4g48| rdtj| 5335| dh3b| dltj| jpt9| j1td| z1rp| qk0e|

第二章 梁川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他从地狱来第二章 梁川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画面被定格在少年最后咆哮时的瞬间,但他那歇斯底里的情绪,却似乎可以穿透电脑屏幕迎面而来。

    这时,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大腹便便的吴大海端着两杯奶茶走了进来,他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和其他普遍忙于工作不修边幅的刑警队长不同,他这个人任何时候都喜欢打扮自己,比较臭美。

    “香芋味和草莓味的,你选哪个?”吴大海对着坐在自己电脑前的梁川问道。

    “少喝点奶茶,你才三十,别过两年就糖尿病了。”

    “哟呵,不说我胖咱还是好兄弟。”吴大海走了过来,看见自己电脑上的画面,笑了笑,道,“我叫你来是帮我参谋一下最近几件儿童拐卖案的,你怎么看这个的?”

    “碰巧你电脑里有,我就看了一下。”梁川不以为意。

    “我这里可是有些文件是不能给外人看的,有保密协…………”吴大海忽然不说话了,因为梁川拿着鼠标在一个盘里调取出了那一批隐藏文件。

    “你也是可以的,在警局里也看这种东西。”

    “咳咳…………”吴大海咳嗽了几声,“嘿嘿,这是前阵子为了破那个强、、奸案,我为了模仿罪犯的心理情绪所以弄来了这些,你别误会啊。”

    梁川伸手指了指刚刚自己打开的那段视频材料,道:“这就是半年前的弑母案么?”

    半年前,一起弑母案搅得整个蓉城舆论一片风雨,也曾在各大论坛上沸反盈天。

    “嗯,这孩子现在还在看守所里,定期被送去医院做心理治疗。

    警察去他家时她母亲死在床上一个月了,还是尸体变臭了邻居反应给物业才发现的,发现时其母亲双眼已经被挖出来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孩子正常的上学放学,一天的作业也没落下。”

    “案子还没判么?”

    “还没呢,牵扯到未成年人犯罪,又牵扯到精神问题方面,比较棘手,所以上头那边也比较慎重,可惜了,川儿,要是你早俩月回蓉城可能就能赶上这个案子了。”

    梁川微微侧头,手指在电脑屏幕上轻轻敲了敲,“你们都认为他是精神病患者?”

    “这不废话么,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儿么。”

    “好吧,等过阵子有机会我想去看看这个孩子。”

    “咋了?你有其他的看法?”

    “难说。”梁川摇摇头,“但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具体的还得等我见到这个孩子才能确认。”

    “好吧,不过程序有点复杂,我尽量安排。”吴大海喝了一大口奶茶,然后又道:“那个拐卖孤儿案的卷宗你现在不用看了,我们隔壁市同行刚发来了通知,好像已经发现人贩子踪迹了,可能今晚就动手实施抓捕。”

    梁川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那我就可以先告辞了。”

    “别啊,虽然你是我请来的顾问,但警局里也没给你薪水,来,我送你回去,反正也到下班的点了,我正好还要去你店里拿点纸钱元宝啥的。”

    …………

    “嘿,我就奇了怪了,川儿,两年不见,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吴胖子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夹着烟。

    “没事。”梁川回答道。

    “没事你好端端地忽然回来结果开了一家冥店?”吴胖子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咱这帮哥们儿,本该你混得最好,大学学的又是心理学,我这个外行人平时留意一下新闻都能知道你的一些消息,但谁成想你忽然辞掉工作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两年,回到蓉城后你哪怕不开心理咨询室开西餐厅我都能接受,但你居然开了一家冥店。

    如果不是这几个月你做我的顾问帮我破了几个案子,我都会怀疑你是不是研究心理把自己心理给弄出问题了。”

    “怕一个人孤独,又怕不孤独后太吵,所以冥店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你没发现么,来我店里的客人,都比较安静。”

    “呵呵。”吴大海翻了个白眼,车子在前面“冥百货”的店面前停下,这里是老城区,所以沿街的店面门面也都不大。

    梁川先下车开了卷帘,随后却发现打不开灯。

    “我刚看了,这片街区停电了是吧。”吴大海挠挠头,“这样吧,反正停电了你待在家里也没意思,跟我一起去吧,晚上还能一起吃顿饭,那家伙你也认识,叫孙建国;

    上次那个案子他挺佩服你的,也说着想约你出来喝个酒。

    今儿他爹的五七,我到你这儿拿点儿纸钱元宝过去也算是尽个意思。”

    梁川没有拒绝,当然,吴大海也没有发现当进入昏暗的店面无法发现无法打开灯时,梁川脸上开始渗透出来的汗珠。

    “我就随便拿啦,多少钱?”吴大海拿了几扎纸钱和元宝之类的,煞有其事地做出准备拿出钱包的动作。

    “别摸了,你钱包放车里没带下来。”梁川走出了自己的门店,傍晚了,天色开始放黑,但外面比较空阔,没有室内来得那么压抑。

    “嘿嘿,我忘了,我忘了。”吴胖子也就不提钱的事儿了,跟梁川又上了车。

    孙建国的家距离梁川的冥店并不远,在一家老小区里,吴胖子提着东西哼次哼次地上去了,梁川跟在后面,进去时看见孙建国和他媳妇儿已经在和吴胖子聊着天,吴胖子是队长,夫妻俩带着很明显的讨好姿态。

    两室一厅的套二格局里,小客厅正中央摆放着一位老者的黑白遗照,客厅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灰烬的味道,应该是刚刚烧过纸。

    “梁顾问,你好你好。”

    孙建国主动来和梁川握手,家里来客人了,在里屋照顾两岁大孙子的孙建国他妈也走了出来招呼客人,老太太眼睛红红的,应该是刚刚哭过。

    城里办丧事,可以讲究也可以不讲究,孙建国工作忙,也就自己在家里弄了一下,况且五七也就是关系比较近的亲戚朋友才会来看一下。

    孙建国媳妇儿和他妈一起去厨房做饭去了,梁川与吴胖子则是在人家卧室里看着电视,孙建国的儿子躺在床上,两岁大的孩子,看起来挺可爱的。

    可以看出来,吴胖子与孙建国的关系不错,吴胖子本身就是比较善于钻营的一类人,而这类人往往在术业方面有些缺陷,所以吴胖子对于如何笼络手底下的干将很有心德,当然,把自己请来当他的顾问做嫌疑人心理侧写也是一种外力帮助。

    梁川坐在窗户边,屋子里有小孩,他不抽烟,吴胖子跟孙建国倒是毫无顾忌地吞云吐雾大声说着话。

    电视里在放着《熊出没》的动画片,但梁川却开始注意到这小孩的神色有些不正常,他似乎很畏惧什么,如果是普通人注意到这一幕可能会觉得是小孩子见家里来客人了所以认生,但梁川却看出了另外一点不同,因为这小孩畏惧的目标并不在自己或者吴胖子身上。

    “建国,喊吴队和梁顾问出来吃饭。”孙建国的媳妇儿在客厅喊了一声。

    “好,吃饭,吴队,梁顾问,今晚咱们好好喝一顿。”孙建国起身打开卧室门邀请吴胖子跟梁川去客厅用餐。

    “来,乖娃儿,咱们一起去吃饭。”

    吴胖子弯腰将两岁大的小孩从床上抱了起来,但小孩忽然用力蹬腿大哭起来。

    孙建国这个当爹的脸当即黑了下来,

    “皮娃子,哭啥子呢,不准哭!”

    “嘿嘿,没事没事,孩子认生,等过几天我给他买点玩具过来就好了。”吴胖子一直笑呵呵的,警队里他的绰号其实就叫笑面虎,当然,这种小事儿他也不至于去生气。

    只是这孩子还在用力地挣扎,恰巧听到孩子哭声后孩子妈妈系着围裙走了进来,吴胖子顺势把孩子交给了他妈妈。

    “乖娃儿,不哭不哭,乖哟,不哭不哭。”

    或许是母子连心的缘故,在妈妈的安抚下,孩子渐渐不哭了。

    “就是你把孩子宠坏了,最近没事儿就哭,哪里像个男子汉。”孙建国有些不满地说道。

    媳妇儿瞪了孙建国一眼,见有客人在场也就没说什么。

    但就在这时,已经学会讲话的小孩蜷缩在母亲的怀抱里,伸出自己的小手指向了床上,

    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

    “爷爷,爷爷,

    爷爷他一直躺在我旁边看着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标签:火冒三丈 acei 棋牌邀请得金币

上一页 | 他从地狱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他从地狱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他从地狱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从地狱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